镇中学子获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一等奖!看看他

2018-05-08 17:09 来源:网络整理
(镇海中学校门) 这两天,镇海中学李伟嘉和吴沁凝两位同学的两篇作品,在朋友圈流传,广受好评。原来在第二十四

(镇海中学校门)

  这两天,镇海中学李伟嘉和吴沁凝两位同学的两篇作品,在朋友圈流传,广受好评。原来在第二十四届“中华圣陶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中,镇中多名学生斩获佳绩。

  李伟嘉同学的《旅人与孤岛》、吴沁凝同学的《谁的指尖仍留星光》两篇作品获全国一等奖。王仅尔、虞成龙、陈颖和程晟然等四名同学获全国二等奖。厉同舟、李爽、陈昕奕、王霄涵和徐小涵等五名同学获全国三等奖。多名教师获相应等次的“指导教师奖”。

  中华“圣陶杯”中学生作文大赛

  据悉,该赛事由叶圣陶研究会、民进中央教育委员会、《中学语文教学》杂志等联合主办,已成功举办23届。作为迄今为止全国级别最高、最有权威性、最具影响力的中学生作文赛事之一,该赛事备受全国中学师生及教育界、文学界、出版界瞩目,已列入多所知名高校自主选拔录取本科生招生计划,凡在高中阶段获得一等奖的应届高三毕业生均可享有推荐报名资格。

  此次大赛高中组总题目:1.刷题;2.博览与熟读。

  相关链接

  一等奖作品《谁的指尖仍留星光》

  作者:吴沁凝 指导老师:干琳琳

  闲来摩挲右手中指上那块凸起的、略暗的、粗糙的皮肤时,就想到过去大半岁月付诸题海沙场的辉煌——就算是读书写字、执笔摩挲也不枉与意气少年相称的热血。虽离最终确定某个未来去向尚有时日,但若要回看这不长不短求知历程中令人印象深刻的东西,还真离不开“刷题”了。

  以前刷题就像梦境中奇妙冒险的通关工具般,比起任务性却更具有趣味性。有时做点“小大人”的想象,自比坐在办公室里批阅文件的白领;或只是单纯地享受坐在对窗的书桌前,抬头便见对面屋檐下矮矮伏着的棉花云的惬意感受。白的素净衬着檐角流光婉转,微风携起整片穹庐回旋;偶尔来点不由分说的雨,也不会将心情打湿。最奇妙的是夜幕织天,屋尖帽藏住月亮的时候:淡去飘忽不定的月色,夺目的便是满天星辰了。举起手,任那穿梭亿万光年的奇妙召唤从指缝间渗入眼睛;收回手,仿佛指尖仍留遐想。

  只不过当年的幻想与静美,随时间沉淀在记忆里。岁月在指节上磨出厚重印记,昭示着美好希冀下必然的与时角逐。现在出租房的书桌摆在一个阳光照射不到的角落,抬头也只可看见整片苍白斑驳的墙。泻出指缝的是透过夹杂不明灰尘的台灯的清冷,脑海里也只可做伍尔夫般的遐想了。某刻起我开始觉得“在题海中徜徉”是一种太过暧昧与浪漫的幻想。它确实广袤似海,但望洋兴叹者不乏多头皮发麻。苦思冥想,灯枯油尽,全然不见昔日的激情。

  但我无可否认它,也不曾厌恶它。能给人以实在感受的事物都有其珍贵之处,更何况以学习为本职,刷题已成为填充生活的必然。有人称之为求学必经之刃,或是铺设未来之劳,在应试背景下是提升成绩妙法之一。这都无妨,但这也并不仅仅如此。唯当有事可做,为人生活才存在意义;唯当所做之事存在意义,更为己所欣喜,才可成立体自我踏实前行。而在“意义”和“所欣喜”上,我不认为“刷题”承不了这王冠。它常使我疲倦,常使我无言,使我在无休止的攻克中尝尽披荆斩棘的爽快甘甜,使我在无秩序的徘徊中饱受头昏脑涨的乏味沮丧。无可置疑它成了我十几载岁月里最光华的东西,到了中年安顿,老来垂垂,必大感于这知识蜂涌的辉煌时光。

  这就是刷题带给我最真实的欣慰。

  因而不论抱有哪种情绪,我都感念这在刷题下变得漫长而充实的日子。有时觉得疯狂,每天都在与时间赛跑,自带催人奋进的特质,爽快到手边的草稿纸毫不吝啬地更新。有时在一片沙沙声中即使奋笔疾书至兴奋也会猝不及防停下来,在一片埋头穗中鹤立,保持着无人留意的笔的沉默。有时作宣泄减压的苦口良药,有时作可畅谈调笑的趣味话题。这是可属众生学子的无拘无束,这时的我们依然天真,全心博弈。

  在未来确定某个去向的时刻,当我们不再为题的灵活多变的背景谈笑风生,当我们放下纸笔的疯狂,我们不可避免的面对汹涌人潮,去面对那难以捉摸的随时而变的思想、情感、人格、生命。

  ——人山人海中一张张熟悉或陌生的面孔在我面前刷过,谁又能令我思忖顿足。面对题海总有一套法子的我们,又如何去看那些圆滑与多变,抑或做到那些避而不谈谓识时务之事。

  找到像刷题时那样令人执着的“意义”和“所欣喜”,才可殊途同归吧。


上一篇:克拉玛依第二届中学生作文大赛征稿启事
下一篇:厉害了!28中学生获第20届全国新概念作文大赛冠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