猴年马月了,还在出这样的高考作文题!

2018-04-13 10:35 来源:网络整理
 广东高考作文题昨天终于揭开面纱,看到题目,第一感觉是恍如隔世。先说形式。题目要求考生根据漫画材料写篇不

广东高考作文题昨天终于揭开面纱,看到题目,第一感觉是恍如隔世。

先说形式。题目要求考生根据漫画材料写篇不少于800字的文章,但漫画中人物形象低幼简单,画作老套且缺乏时代感,仿佛从上个世纪传真而来。再说内容。两个孩子的“待遇”,传递出不同家庭对于教育和分数的态度,纵使可以再做一些延伸解读,价值判断也极为幼稚,让人不敢相信是这个时代抡才大考的作文题。

说起看图写作,2008年江西省的高考作文曾引用了2007年7月12日晶报评论版的一幅漫画。在题为《助鼠为患》的漫画中,一群田鼠高举一封“田鼠给食客的感谢信”,而正准备吃野味的食客则落荒而逃。出题者要求考生根据上述材料,为田鼠或田鼠的天敌代拟一封给人类的信。若说在约10年前,这样的题目还说得过去,那么这许多年过去,孩子们都玩起了AI和VR技术了,高考考题的形式和立意却不进反退,实在令人错愕。

另一桩同作文有关的往事,是2015年晶报曾携手深圳市教育局打造了“作文英雄”项目。在海选期间,我们收到数千篇由深圳各学校递交的优秀习作,评委们看完后普遍感到失望,因为这些文章尽管内容各异,但给人的感觉几乎是一致的:辞藻精致华丽却没有体温和心跳,典故名言堆砌却与现实疏离。进入淘汰赛,我们决定从题目入手,彻底解放孩子们被禁锢的头脑。第一个题目是 “基因密码”;第二个题目是“以‘午夜,一个偏僻的街区,古老的封印被打开,万物间可以畅通无碍地交流……’起笔”。文章收上来后,评委们大为惊叹,写作的还是同一帮孩子,但作品有的是悬疑故事,有的是多幕戏剧,有的描绘科幻世界,有的关注校园暴力……

如果说“作文英雄”是一个尝试和实验,那么实验的结果是这个时代的学生既不缺乏创意和思想,也不缺乏写作和表达能力,他们需要的,也许只是一个可以配得上其天分和头脑的考题。

应试教育的残酷之处在于,十余年寒窗苦读,最终要通过几张试卷来检阅。也因此,这几张试卷中的考题会成为应试机器的轴心,倒逼考生无条件向其靠拢,从思维到灵魂。你可以说,一道很烂的高考作文题,做完就可以扔在一边,不必太过较真儿,但它的“指挥棒效应”,却有可能持续5年、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让数以千万计的孩子陷入一种吊诡的知识和思维陷阱,让他们变得更迟钝而不是更敏锐,更呆板而不是更富有创造力。他们充满创造力的脑细胞明明可以碰撞出令人惊艳的绚丽火花,却不得不向面目可憎、毫无生气的新八股献媚致敬,他们明明可以在智慧之路上走得更远,却不得不被一根本该牵引他们前行的巨大绳索向后拖拽,寸步难行。

昨天,民国时期的国考试题在朋友圈被疯传。其中,1933年国立北平大学的作文题是“世界与人生是否是两个问题,如是两个问题,应该有一种什么关系?”燕京大学1933年的考题之一是“关于抗日运动之意见(或草拟整个的抗日计划或批评国内抗日运动)”。更早些时候,法国高考作文题也曾广受关注,比如2014年法国高中会考作文文科考生试题是三选一:1.艺术作品能培养我们的感知力和领悟力吗?2.我们是否应该为获得幸福而穷尽一切手段?3.阐释哲学家卡尔·波普尔1972年著作《客观知识:一个进化论的研究》中的选段。时移世易,社会情境也或有不同,但我永远相信青出于蓝,相信一代更比一代强。现在的孩子无论是天赋还是资质都绝不比民国和法国的差,他们的才智需要被激发和点燃,而不是被一堆劣质的作文题引向平庸。


上一篇:虚拟现实成了高考作文题 VR究竟是什么?能做什么?
下一篇:作家坚持第8次报名参加高考 多篇高考作文曾走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