泛黄的志愿书 不蒙尘的初心

2018-05-15 16:43 来源:网络整理
湖北日报讯湖北日报全媒记者吴华清崔逾瑜通讯员陈祖明 每一份入党志愿书,都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3月26日,省委党校公务员培训处党支部、县处二班党支部、县处三班党支部、

    湖北日报讯 湖北日报全媒记者 吴华清 崔逾瑜 通讯员 陈祖明

    每一份入党志愿书,都是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
    3月26日,省委党校公务员培训处党支部、县处二班党支部、县处三班党支部、选调生班党支部开展“重温入党志愿,坚定理想信念”主题党日活动。党员们手捧着纸张泛黄、字迹工整的入党志愿书,仿佛打开了尘封的记忆。虔诚书写、忐忑递交、庄严宣誓,历历往事在每位党员心中泛起涟漪。

    立誓,重千钧

    惴惴不安地翻阅自己24年前亲笔书写、24年后再次见到的入党志愿书,邓立红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神圣而崇高的党员意识从内心深处被唤醒。
    邓立红出生在红安县一个乡村教师家庭,1985年考入清华大学电机专业,1990年毕业分配到湖北电机厂,担任工程师、副总工程师。
    那是1994年,邓立红向组织递交了入党志愿书。他郑重地写道,“红色传统教育、父母的熏陶,我从小热爱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并将这种朴素、自发的感情,化为助人为乐、努力学习的具体行动。”“作为一个有理想、有文化的新青年,我义无反顾地选择共产主义作为自己人生的远大理想。”
    触摸入党初心,邓立红坦言,那是一份对党的朴素感情、对人生的理性思考和对进步的强烈追求。
    56岁的金安翔是一名有着36年党龄的老党员。入党志愿书扉页上的鲜红手印,一下子把他拉回到36年前的青葱岁月。1982年9月11日,他在部队递交了入党志愿书,“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爹亲娘亲,不如党的恩情深”“为人民多做贡献,为保卫祖国多出力量”。这后来成为金安翔立志为党工作的动力源泉和逻辑起点。

    践诺,“蛮拼的”

    “对党忠诚,服从党的需要和组织的安排,工作上兢兢业业,埋头苦干,认真负责地搞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为共产主义事业而奋斗终身,随时为党和人民的利益牺牲自己的一切,决不叛党。”
    重温27年前的入党志愿,刘占民感慨良多。令他倍感自豪的是,在23年的军旅生涯中,自己多次立功受奖,跳伞400余次,先后参加“98抗洪”、2008年抗击雨雪冰冻和“5·12”汶川抗震,自己的理想信念始终坚定。2011年转业到省委党校,在这所红色学府的7年锤炼锻造,使他更深深感受到中国共产党的伟大,共产主义事业的崇高。“永远跟党走,赤胆为国忧。”邓立红是这么写的,也是这么做的。企业改制后,他放弃到华为当工程师、到华科大当教师的机会,选择加入公务员队伍。多年来,他一直以工作为重,家里的事情全由妻子承担,孩子出生时他在上海出差,中考时他在援藏,高考时他在国外学习。
    周晶、王东东、柳帆都是80后党员,虽然年纪轻轻,党龄分别为9年、10年、11年。周晶读完博士,成为一名光荣的党校教员。王东东、柳帆都是选调生,工作在乡镇。“我们要把党的事、群众的事、发展的事当做自己的事来办,不怕苦不怕累,用青春去践行当年的入党承诺。”

    初心,不更改

    “我是一名合格党员吗?”摩挲着泛黄的入党志愿书,每个党员不禁在内心一声接一声地发问。
    组织上入了党,思想上入党了吗?言行、举止、情操、境界,符合一个共产党员的标准吗?党龄增加了,党员意识和党性修养是否增强了?是否真正做到替党分忧、为党增彩,能够像记住年龄一样记住自己的党龄?
    这是一场精神和灵魂的涤荡与洗礼,大家开诚布公,剖析反省。学习上被动的多、主动的少,工作上只求过得去、不求过硬;自己年近半百、头发花白,有过消沉和迷茫;与群众交心谈心少,对群众的所想所需所盼了解不够;对身边的“微腐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缺乏斗争精神……
    省委党校、湖北省行政学院校委委员、教育长马跃珍教授表示,重温入党申请就是要“温故而知新”,这里的“新”,就是要时刻以正确的政治态度、优良的工作作风,不断检查和提升自己的党性修养和思想觉悟,履行一名共产党员的光荣使命。
    拂去档案里的时光尘埃,重燃奋斗的激情。正如该校党史党建教研部唐岚教授所言,“初心,写在薄薄的入党志愿书里,从来不曾修改;忠心,永远奔跑在信仰的大道上。”


上一篇:大学生在家乡救火牺牲 正申报“见义勇为”称号
下一篇:忙力克:越努力生活越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