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调生:我的高原我的爱

2018-05-23 17:00 来源:网络整理
原标题:选调生:我的高原我的爱 □文/ 凌一泓 “选调生”是各省区市党委组织部门有计划地从高等院校选

原标题:选调生:我的高原我的爱

□文/ 凌一泓

“选调生”是各省区市党委组织部门有计划地从高等院校选调的品学兼优的应届大学毕业生的简称。这些毕业生将直接进入地方基层党政部门工作,作为党政领导干部后备人选和县级以上党政机关高素质的工作人员人选,进行重点培养。

用一种更为诗意的表达就是,这样一群经过精挑细选的“优质种子”,将在最接近泥土的地方度过自己的草木年华。让我们一起走进“选调生”,这个新鲜而又朝气蓬勃的群体。

选调生的“蘑菇期”

一个普通的周末,在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能科乡人民政府里,刘亚荣在为即将举办的迎七一活动做着准备工作,这个双休日她都在加班。

作为一名13届的选调生,1500多天的选调历程,承载了她的青春记忆,既有泪水与欢笑,也有收获与成长。

虽然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但在从尖扎县城去往能科乡的山路上,车窗外荒凉的色调,她已经是一脸的茫然。清贫的工作环境让她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而她坦言,在被窝里偷偷抹泪也是常有之事。

初到基层,刘亚荣就干上了送文件、打扫卫生、走村入户、报送材料等繁杂工作,顿时让这名来自中国农业大学的高材生傻了眼。

而第10届选调生杨春丽,家在1000多公里外的四川省安岳县,初到海北藏族自治州祁连县央隆乡时,面对不通水、不通电、天气冷、电话信号差的情况,这个热情活泼的川妹子,一下子沉默了。

在她的记忆中,清一色的红砖瓦房,斑驳的桌角和掉漆的椅背记录着时光的流逝,唯一透露着现代化气息的是一台老旧的台式电脑。

对于基层艰苦的条件,杨春丽有着充分的思想准备,让她备感难熬的,其实是那种“有劲无处使”的状态。

一颗红心,满腔热血,想在基层施展手脚。但是当他们真正到了最基层却找不到出力的点。刚来到基层乡镇的这段时间,不会有具体的分工,常常在不是很重要的岗位上,做着打杂跑腿的工作,同时还要忍受种种身体和心理上的不适应。

选调生包安太现在在果洛藏族自治州甘德县宣传部工作。这个来自土族之乡的小伙子,一到这里,还是被牧区县城街道上牛羊徐行,行人稀疏的寂静环境惊住了,但是他一直用一句话来勉励自己:“当对未来茫然无措,还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时,那么请不要停止奋进努力的脚步,人生的路标终将在不懈行走中愈加清晰。”

在高原农牧区,语言关往往是拦在面前的一大障碍。毫无疑问,沟通是一切工作开展的前提,而在选调生们任职的基层乡镇,普通话显然不是通用语言。“因听不懂方言,主任不敢给我安排值班;因听不懂方言,领导们从不敢在电话里跟我说重要事情;因听不懂方言,在一次临时替人值班时把一个上面单位的人惹烦了,他觉得反复说了很多次,我这个人怎么还是听不懂他说什么,觉得我在拿他开玩笑。”一位选调生在讲述自己的故事时,对于语言不通的困扰深有体会。

环境反差大,对周围环境比较陌生……这些都可能出现在选调生最初的基层生活中。然而,这个与土地最近的距离往往也可以为选调生们提供一个独特的视角。

“站在泥土里”

第一次生炉子,第一次做饭,第一次写材料,第一次应对考核……在这个纯藏族山村,留下了刘亚荣太多的“第一次”,这些辛酸与收获装点着青春岁月,伴随她初入社会的门槛。

一次次走村入户,一步步深入群众,让刘亚荣感叹:“如果不在基层工作一段时间,有些事情就永远不会懂。”

除了百姓的疾苦,身在基层这个独特的位置,逐渐让选调生读懂了基层干部的不容易。

“作为政府机关的神经末梢,乡镇街道是一切政策的具体落实者和直接操办者,上面千根线都要过基层组织这个针眼儿。”这是海东市循化撒拉族自治县积石镇的选调生马楠楠对于基层单位具体工作的总结,“上面千根线,下面一根针”的比喻形容基层工作再贴切不过了。

作为青海省2017届重点高校选调生中的一员,来自清华大学的马吉兰,来到基层,就一头扎进了工作之中。她在西宁铁路运输检察院上班的这段时光里,有了不少的收获。

从小事做起,从微处着手,着力将每一件小事做得尽善完美,是她的最初收获,她认为,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只有在日常的工作生活中,细致处理好每一件小事,日积月累,潜移默化中增强能力、提升素质,在遇到大事时才能不慌不忙,从容以对。而在她的同事眼里,这个踏实稳重的高材生,一点儿也没有沉醉在清华大学的名校光环中,“为人热情、踏实细心、谦卑好学”,这是马吉兰的同事评价她最多的词语。


上一篇:2018安徽选调生考试申论范文:慢待生活,慢待世界
下一篇:2018安徽选调生考试行测考点:资料分析中的平均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