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次我真的不明白

2019-08-31 06:13 来源:未知
老师找学生谈话,实在平常的事。从一年级到六年级,老师找我谈话的次数不计其数。但是,留在我的脑海里,印象最深刻的是六年级的一次,也是最糊涂的一次,至今还没弄明白。

老师找学生谈话,实在平常的事。从一年级到六年级,老师找我谈话的次数不计其数。但是,留在我的脑海里,印象最深刻的是六年级的一次,也是最糊涂的一次,至今还没弄明白。

那天是期中考试后的第五天,老师帮我们换了位置,我一开始坐在前面的第一排,但是这一次,老师把我调到了后面。我有点担心,万一看不见黑板怎么办?

等到坐在那里,我试了试视线,比我预料的还要严重:北边黑板全部反光,南边第二块也有点反光,有点模糊。我都快急哭了,可是我没有哭,而是忍着泪水继续做我的数学题,过了一会,老师又让我做到南边最拐角的地方,我叹了口气,认命的换了座位。

到那之后,我连黑板都没看,转头向后黑板看了看,全反光,我有点想哭了。我转过身,继续做数学题。心想:看不见怎么办呢?让老师换位置?老师肯定不会同意。我现在终于知道欲哭无泪是什么感觉了。

老师走后,张子颖来看我,看我无精打采的样子,就告诉老师。不一会儿,老师找我谈话,她看我无精打采的样子,就知道肯定是座位的事,说:有的时候不是任何人都能如愿以偿的。肯定要牺牲小事而来成全大事。我听了这句话,没说什么。老师很满意,就让我回去了。

但是我实在没弄明白,为什么牺牲我?我这样牺牲就能成大事了?为什么不能想想不让黑板反光的办法?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次谈话。


上一篇:校园风景
下一篇:我学水墨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