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轴上的我

2019-11-09 08:39 来源:未知
0岁时,听妈妈说我像一只小猴子,成天在妈妈的肚子里大闹天宫,好似与她有仇似的,对她拳打脚踢,只有她把我安抚得舒服了,才肯停歇。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变懒了,躲在妈妈

0岁时,听妈妈说我像一只小猴子,成天在妈妈的肚子里大闹天宫,好似与她有仇似的,对她拳打脚踢,只有她把我安抚得舒服了,才肯停歇。随着时间的推移,渐渐地变懒了,躲在妈妈的肚子里不想出来,变得文静起来。听妈妈说,我是剖腹产的,原因是杭州来的专家阿姨要回去了,妈妈肚子里的水也被我喝少了。爸爸妈妈决定,不让我在肚子里舒服,让我出来与她们见面,不得已让医生在肚子上开了个口子,把我给拽了出来。

1岁时,听爸爸说,我是从护士阿姨的手上被他抱走的。听大姨说,我一出来睫毛就很长,眼睛就很大,好像急于看看这个世界,但是手指纤细,有点象鸡爪。听二姨说她给我吃了几嘀黄莲,本想让我知道来到世上要知道先苦后甜,没想到一个贪吃的我,竟然吧嗒、吧嗒地吃个不停。听妈妈说,当时她被打了麻药,只是迷糊中听护士阿姨说样子还可以,然后只听到呱呱几声,就不省人事了即使是一出生就把妈妈肚子割了条缝,也没有停止对妈妈的折磨。麻药退去之后,伤口还在疼痛,就成天将我抱在怀里吃奶,说是没过半个小时就要吃,成天吃个不停,也真是个吃货。过了一个星期,妈妈缝伤口的线拆掉了,可我还是改不了拳打脚踢的坏习惯,可能脚又探到了妈妈的肚皮,一个飞毛腿,把她的伤口给踢裂了从那以后,妈妈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两岁时,我去了爸爸工作的地方。那是个小乡村里,空气好、水好,每天看着清清的溪水在流淌,听着小虫子在鸣叫。爸爸从县城里买来了好多塑料方垫,把整个宿舍房间都铺垫起来,让我在房间里从这个角落爬到那个角落。我还是喜欢哭喜欢闹。听妈妈说,如果我哭的时候,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只要给我播放《狼爱上羊》这首歌曲我就停下了;爸爸一向对我严厉,要闹时听到老爸的呵斥也就停了下来。那时已经开始蹒跚学走路了。听妈妈说,如果没时时关注着,一转身就不知去向了。那时的我对什么都好奇,对什么都感兴趣。在食堂里,把什么东西都抓起来往嘴巴里送。和姐姐一起玩,可能姐姐太粘我了,有一天还是把姐姐的鼻子给咬了一口,幸好没给咬下来

三岁时,爸爸妈妈就开始把我往幼儿园里送了。第一天去幼儿园,看到有那么多玩的东西,挺有意思的;那时妈妈、阿姨都在,我玩得也快乐。第二天,只有阿姨陪我去,心里想为什么妈妈不陪我?有阿姨在我还是继续玩,但眼睛一刻也不敢离开阿姨,因为我怕,怕阿姨先回去了第三天,第四天,阿姨还是站在窗外陪着我,慢慢地我也放心了,阿姨不会先回去的。不料第五天去学校,一个滑梯还没到地,抬头看阿姨时,已经不知去向。哇――哇――阿姨――阿姨――我就往门口冲去,可是就不见阿姨的踪影。幼儿园老师把我抱回去,哄着我说,阿姨一下子就会来的,一下子就会来的可是我等了一个上午,阿姨还是没有来阿姨为什么要走?老师为什么要骗我?

在当我望眼欲穿的时候,门口有了一个身影。爸爸!没人回答,难道我看错了吗?没有办法,只好继续等了我又伤心地哭了喊着我要妈妈我要回家。小朋友们也你一句,我一句在叫着,眼睛里似乎没有眼泪。

为什么不让我在家里?为什么要把我送到那么多哭鼻子小朋友堆里?为什么大人都不要去幼儿园?为什么不让我跟爸爸妈妈一起上班?接下去的日子,好像是每天都是哄着我去幼儿园,每次都是一阵撕心裂肺哭。从去两个小时到去半天,从不在幼儿园吃中饭到吃了饭再接回家,从半天到一天,终于慢慢适应了去幼儿园的生活。学前就去了三年小小班,然后到了苗苗幼儿园读小班,那里离家近,只有一墙之隔;中班转学到了县机关幼儿园,那里玩的东西很多,小朋友也很多,听说那里是全县最好的幼儿园了。到了大班时,我离开妈妈,到丽水机关一幼。那时差不多要一个月才能看到妈妈一次,那时的我是多么想念妈妈啊!每天晚上都偷偷地躲在被窝里哭,哭着哭着就睡着了。那年,我去过去过少年宫学演讲、学拼音,去过健身大楼学拉丁,去过广场学轮滑,去过阳光学英语和跳舞就这样,我走过了幼儿时期的童年。

七岁时,我开始上小学了。我上的是丽水最有名气的学校――丽水市实验学校。那可是个百年名校,出过很多名人,李李玲蔚、柯杰等。妈妈为了我上学方便,在附近租了一小套房子,从大洋路搬了过来。在这里可以听到学校的铃声,看到学校的操场。每天爸爸送我到学校后门口,然后我走到操场与妈妈挥挥手,就去上课了。一年级的我,还有时改不了幼儿园的习惯,上课喊着要尿尿。每天中午回家,妈妈总会让我休息一下。可是我睡着了总是不想起床,醒来时总要闹一下别扭,也真是为难妈妈了。那时,除了学校的几门学科,我还是对什么都感兴趣。爸爸妈妈问我什么什么要不要学,我都说要,可怎么学得了那么多啊。其实,那不是学习,而是去见识见识。当时,去过雅博学写字、去过晓雯学唱歌、电子琴,去过体育中心学拉丁由于在阳光英语跟了几天,从一年级开始,我就喜欢上了英语。一二年级,我无忧无虑,过着是真正的童年。

九岁时,我已经走入了小学中段,不再像低段那样调皮,不懂世事,性格开朗活泼起来,成绩也不错,在学校里,也有了自己的好朋友。但是班上的调皮同学变得越来越调皮了,上课时不时地接上一句话,还打着节拍拍桌子,把老师气得面红耳赤,所得老师也拍桌子。当然到后来,家长肯定饶不了他们,可能屁股得红两三个星期了吧。这时的上课,语文要上作文课,脑子有时会短路;数学要上奥数课,奥数使我头脑发胀,精神崩溃;音乐要上钢琴、声乐,那小蝌蚪使用眼睛过度疲劳;舞蹈课使我腰酸背疼不过,这两年学习压力还不是太重,周末的活动是丰富的。丽水市区周边的山都去爬过,万象山、南明山、灵山寺、白云山。在山上,可以找到很多野菜,每次去都有不少的收获。那时的我,最能让我兴奋的是每次考试得了个好成绩,三年级的期末,我总分得了个班级的榜眼,着实让我高兴了一个暑期。

十一岁时,我进入了小学五年级。爸爸告诉我,现在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在暑期决定让我去参加夏令营。由于从没去过,也很想去见识见识,我欣然同意。当我不远千里到杭州再转到千岛湖建兰中学营地时,发现远离爸爸妈妈的日子还真不是个人过的日子。站军姿、正步走、拉练这些都是小事,特别是学唱了军营什么歌后,把全体队员都哭得个稀里哗啦。打通了爸爸的电话,爸爸,我想回家泪眼止不住地往下流。毕竟是小学高年级了,课程也稍微有了些难度,感觉学习不再轻松,学习成绩有时跑到中间去了,也许还是贪玩、迷恋电视手机吧,也总是静不上心来。钢琴弹了一会就不想弹了,作业写一下就想站起来,有时候玩着玩着就把要做的事情给忘了,有时玩着玩着就把东西给落下了,所以,妈妈老是为此发脾气,爸爸也没有好声色。本来总想自己快点长大,怎么越长大越不惹人喜爱了呢?

马上就要十二岁了,真的不小了,我不能再贪玩,不能再抱怨、再能再任性了

盛年不重来,一日难再晨。及时当勉励,岁月不待人。我要做的事情很多很多,相信在时间轴上,会有更加灿烂闪烁的星星等着我去摘。


上一篇:团结就是力量
下一篇:我的妈妈